财新传媒
2013年01月30日 18:00

仓皇就道——我的2012年

年会开完了,新年的第一单活也干完了,体检报告收到,果然是一堆亚健康指数,心态倒是很好,特别是最近去杭州出差,和浙江的媒体同行夜谈,聊到那些离奇古怪的凶杀案件、幽暗闪光的人性故事,突然又恢复了对这个世界的好奇以及对这个职业的无比热爱。

但还有一件2012年未完成的事情:写这样一篇博客,回顾下过去的一年。

2012年的第一次出门,是飞赴广东江门开年会,那天是1月5号。翌日,南京下关枪案,年会开完回北京,我念念不忘此事。当时还不知道下关枪案凶手的真实姓名(当时还在传是曾开贵,而非周克华),只看到公安部召集7省市公安厅大佬们在南京开会,各地高抬价码,通缉凶手。预感悍匪不久即将被捕,曾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2年11月05日 15:47

犹记当年草上飞——读《胜诉在美国》

犹记当年草上飞——读《胜诉在美国》

犹记当年草上飞

——读《胜诉在美国》

这几天闲,把谷姐当年的大作找出来学习了下,1998年2月光明出版社出版,印数两万册。和同学们一样,读此书之前,俺也不知道当年在美国胜诉的是个啥案子,谷律师在其中又发挥了怎样的作用,读完书之后,算是基本搞清楚了。

胜诉在美国是在1997年,谷39岁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2年06月13日 16:40

占卜中国的旅程

占卜中国的旅程

台湾友人寄来卢秋莹所译的《甲骨文》,装在出差的行囊里,断断续续读了2周,终于在昨晚读完。这是我书架上何伟的第三本书。

先说内容:它记录了1999年5月到2002年6月,这3年的中国。三年间发生了很多事情,中国取缔邪教组织、中美撞机事件、美国911。何伟的观察一如往常,从普通人的故事,切入这个国度,看似波澜不惊,实则潜流暗涌。

有人把中国的敏感话题,总结为三个“T”,不幸的是,这本书全都讲到了。看不出何伟这本书在提及这些时,有任何意识形态方面的考虑,都是非常自然而然地提及。可这注定了短时间内,这本书的中译本很难在大陆出版。

我惊叹的不是这本书的内容,而是何伟叙述的方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1年12月28日 20:15

《朱镕基讲话实录(第一卷)》笔记十三则

《朱镕基讲话实录(第一卷)》笔记十三则

按:今晚终于将4卷《朱镕基讲话实录》读完。对于研究中国宏观经济的朋友,特别是要解读近20年来中国政经生态的同学们,这套书将无法绕过。

可惜俺只是一个历史八卦爱好者。朱氏乃技术派官僚,八卦甚少。读此书,只知道他对京剧确实热爱,不喜欢歌伴舞的晚会,对《焦点访谈》的热爱超过常人想象,古文诗词功底很深……

网上关于此书的读后感和解读文字甚多,我也不想写了,写不出什么东西来。书中有意思的片段倒是很多,有时间我会一一摘出,它比个人的读后感要有意思得多。今天得空,先摘第一卷的。

不得不说,这套书收录的272张照片,是该书的重大亮点。10年间,朱视察各地,与地方头头们合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1年09月30日 11:15

秋决李昌奎:丧钟为谁而鸣?

一夜之间,北京气温骤降,秋意萧瑟。

阅读全文>>
2011年05月18日 09:41

长沙,暑气蒸腾的城市

按:鄙人去年8月份写了下面这篇疑似“小清新”的文字,源起是《小康》杂志编辑的一个策划——《火炉之城》,选了武汉、南京、重庆和长沙四个城市,邀我写长沙一文。记得当时要求大概是写这四个城市有多热,然后热得如何有特色。

写此文当天,我在大连新港石油管道爆炸现场熏了一天的有害气体,第二天还要继续采访,只好匆匆草成交卷。一年后的今天,兰燕飞同学告知要发稿费给俺,这才想起还有这么一篇文章。盛夏将至,贴上此文,供诸君消暑时一笑。

长沙:暑气蒸腾的城市

日本作家芥川龙之介于1921年游历中国,曾途径长沙。

他这样描绘1921年的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1年04月20日 15:25

正义不在当下,但我们等得到

按:本文是根据陈有西律师微博直播整理而成,标题为本人所加,亦未经斯伟江律师本人审阅。如唐德刚先生言,百年中国,苦难深重,但不论时间长短,历史三峡终必有通过的一日,“这是个历史的必然”。

“到那时‘晴川历历汉阳树,芳草萋萋鹦鹉洲’,我们在喝彩声中,就可扬帆直下,随大江东去,进入海阔天空的太平之洋了。”

若真有此日,回首来时之路,斯伟江律师今日之辩护,当不会被人所忘记。

正义不在当下,但我们等得到

阅读全文>>
2011年04月12日 14:20

归途列车

在东亚的电影中,火车代表着乡愁。婴儿诞生在姜文《太阳照常升起》那铺满鲜花的铁轨上,昭示着人间的所有美好。中年男子在贾樟柯的《站台》中沉沉睡去,梦境中,青春的喊声追着远去的列车,飘到很远。

日夜驶过宅前的环岛列车,在侯孝贤的《南国再见,南国》里一再出现:它哪里还是工业革命的引擎?分明已化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。

2011年3月初的一个明媚上午,编辑电话我,让我关注下某个大学生的归乡旅程与离奇的死亡。我十分拒绝,表示无法完成任务。我偏执地认为,在中国,与火车有关的故事,都是一个个隐喻、一个个谜题,我破解不了,只能猜测。而我的职业是不能容忍猜测的。

后来,我接下选题。开始收......

阅读全文>>